忍者七瀬瀬瀬♪

堆滿雜物的倉庫。
mabinogi/主線人物外傳原創
刀劍亂舞/清審乙女向(不畫腐向)
(´⊙ω⊙`)歡迎隨意交流
P站=3121404
微博@七瀬藍
=無断転載禁止=

被被的祕密手帳-05【山姥切X女審】

看見不同的人描寫小藍的方式,感覺就看到他們所理解的小藍怎樣的www真的很有趣

茶茶:

終於到第五章了!
 @忍者七瀬瀬瀬♪ 雖然你看過了,但還是想圈你一下ww
############

第五章 審神者聚會大作戰

今日難得的我不是待在自己的房間,都不是待在本丸的隱蔽點,而是……櫻的房間。

雖然我依舊地縮在角落,但還是忍不住小心地打量著她的房間。她沒有特別說不能進來,除了短刀們和看不過眼幫忙打掃的堀川和光忠之外,大家偶爾還是會來跟櫻聊天喝茶。

但身為近侍刀的我反而比較少來。

可能是因為平常人多吧...

這裡比想像中的更為普通,更…雖然我說也有點奇怪,更為貧瘠,完全沒有少女的感覺,東西很少,最多的就是髪帶,但那根本算不上什麼飾物。倒是…我留意到在不起眼的角落有著異樣的爪痕,是老鼠之類的小動物做的嗎?看來要跟堀川說一下。

「被被,你說這套好還是這套比較好?」櫻焦急的聲音在身後傳來,我這下才記起一大早被拉到這裡的原因。

櫻正為穿什麼去聚會而煩惱著,於是把我拉了進來幫忙給意見。可是在我眼中,她拿起來的每一套衣服分別都不大,在問我意見之前可以先告訴我它們有什麼分別嗎?

「櫻,這大量的衣服到底是…」比起來我更在意這點,她家不像是會花錢買衣服給她的家庭。

「這些都是親戚的小孩不要的衣服,沒想到居然會送給我,而且是免費的喔,真的太好人了。」她絲毫不覺得有問題,而且還非常高興地拿到身上拼來拼去。

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她是腦中缺了幾根筋,這種在別人眼裡絕對是不公平的對待,她不但沒有不甘,更自然不已的接受了。好歹妳也是大家族的子女,穿別人的舊衣裳真的不太妥當。

「糟了!」

嗯?難道是發現了這有問題嗎?

「我還未想髪型的問題!」

是我太高估她了。

就在櫻焦頭爛額時,門外傳來了敲門聲。

「大將,聚會的時間快到,再不出發就要遲到了,還未準備好嗎?」

是藥研。

本丸裡唯一可以以「大將」稱呼櫻的人。

原因大概是因為她發現他怎樣也改不來,於是到最後直接放棄了,改為改變自己的想法。現在對櫻而言,藥研的「大將」跟花名、別稱是同義,反正他沒有跟她保持距離,對櫻來說已經很足夠了。

「藥研~~~~你來得正好,快來幫忙選!」櫻有如看到救星一樣,二話不說就把他拉了進來。

而藥研都沒說什麼,就自然地在那堆我看起來一樣的衣服中,麻利地抽出了一套遞給櫻:「大將,這件如何?不會太正式,看上去也很大方得體,去那種聚會應該剛剛好。」

「嗯,那就這樣決定了!對了,髪形怎麼辦?」

「按平常這樣就已經很可愛了。」

「可愛…了、了解!」

櫻意外乾脆地全盤接受了藥研的意見,想不到他可以在幾秒間解決了我們想了半天的問題,早就應該找他幫忙才對呀…

「被被!」

「是!」被嚇到了…

「出去!」

「呃…」是在生氣我什麼忙都幫不上嗎…反正我都只是彷…

「我要換衣服了!」

呃…

被轟出來之後,我茫然地望住門板好一會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。

令我意外的是,站在門外的不只有我一個,還有藥研。他偶爾都會幫忙櫻更衣,沒想到會同樣被趕出來。

我跟他的關係不算太熟稔,他比其他短刀來得更遲,而且一來到就開始幫手照顧他們,相處的時間自然不多。
這種情況令我感到非常的不自在,然而比我更擅長溝通的他,卻自然而然地攀談起來:「好少見到大將這麼緊張,看來她好重視這次的聚會。」

「…畢竟她好少出席人多的場合。」其實我也是。

「可是越緊張越容易出事…」

「嗯…」這個我都知道…

他突然停了下來,抬頭望了我一眼再說:「山姥切殿不會是在緊張吧?」

我僵了僵,有這麼明顯嗎?雖然都沒有特別隱瞞…

「請儘管放輕鬆,等下大將可以依賴的就只有你一人。」藥研以輕鬆的語調說著,想必是希望我可以放鬆下來。

但這個任務對我而言,難度都太高了。

「大將上次說了想要在這次聚會中認識朋友,你有想到一些有效的方法嗎?」

「什麼方法?」

「打開話匣子的方法。」

我自己都不會,怎有可能想出來?

說起來,一開始櫻拿回來的那本「攻略」不是問其他審神者借來的嗎?到底…

「唰!」

此時,櫻正好更衣完畢,從房間中走出來。

「這樣不奇怪吧?」她左看看右看看,非常在意地問道。

「比我想像中更適合妳,真的非常好看。」藥研很快就作出了回應。

不過他的眼光真的不錯,櫻看起來不但精神了,而且造型大方得體又不會太隆重和搶眼,至少對我而言是一件好事。

「被被,你覺得呢?」

「嗯…好看…」不自覺地拉一拉頭上的破布。

這種問題,問我也沒用呀…

「那就好了…」不知為何,她撫著心口,鬆了一口氣。

怎麼了?

「如果沒問題,那我先去備馬。」藥研說著就朝馬廄的方向走去。

「我們用走的就好了。」

沒記錯,櫻好像不太擅長騎馬,以前她曾經因為好奇而讓我們教她騎馬,沒想到她才上馬走了沒幾步就差點整個摔下來,想起來都心有餘悸…

幸好長谷部反應快上前接住她才沒事。

「可是,已經沒時間了。」藥研本來就是為了催促我們才來,那時候恐怕已經沒時間。

「馬準備一匹就行。」如果由我來,應該不會有事吧。

「了解。」

待藥研走遠之後,櫻輕輕地拉了拉我的布:「可以嗎?」

「嗯…」遲到會更矚目…

「對了,櫻妳以前拿回來的那本書,不是問其他審神者借來的嗎?」

只見她呆滯了好一會,才想起來,然後…心虛地別過臉去。「那個是…其實是在路上撿回來的…」

撿、撿回來?

「可能是哪位審神者的失物吧…我不是沒想過去還,只是不知道要交給誰…」

「那…那不如,在聚會上問人?」剛好也是打開話匣子的一個好方法。

「欸?!我做不到了!!!」

雖然是這樣大聲的抗議了,可是她還是帶上了那本書。

騎馬去會場比想像中快,到達的時候比開始的時間還要早了十分鐘。已經到達的人都不少,只是大家似乎已經有特定的圏子,這對隻身一人的櫻而言並不是一件好事。

「櫻?」我拉一拉破布,轉頭望了一眼櫻,剛好看到她往後踏的步伐。

雖然離開這裡的確是不錯的選擇,但那只限對我而言,如果櫻真的想要脫離孤獨的人生,那麼這一步對她是非常重要的。

身為她的近侍刀,必須幫她一把才行。

可是應該怎樣做才好?

如果是其他刀的話,他們會怎樣做呢?

好像是三日月…

『哈哈哈哈,不…』

這個不行!

小狐丸…『小狐狸…』

辦不到!

還有誰的話是櫻會聽的呢?藥研嗎?

對了!話匣子!那本書!

「吶…被被,不如回去…」

「櫻,至少把那本書還回去?」

「呃…嗯嗯,也對,反正都拿過來了…進、進去吧。」

從後方看著她彊硬的動作,不禁令人擔憂起來。

…如果現在在這裡的不是我,也許更能可以令她安心下來。

不知道是做好了覺悟、還是鼓起了勇氣,她進入會場後動作自然了不少,更自發地走向人群,拿著書詢問其他審神者。當中有部分搖搖頭表示不知道之後就走回去原本的朋友群中,一部分似乎有對櫻示好或是表現出好奇,但不知道為什麼都在櫻自我介紹之後,就明顯地開始疏遠她。

難道是因為帶著我?因為我是彷製品…根本就襯不上這種場合…我是不是回去比較好呢?

正在我如此糾結時,身後傳來了其他審神者的竊竊私語。

「那個孩子是誰?沒有見過的。」

「殊!她是雛櫻家的大小姐,最好不要走太近。」

「雛櫻家不是這個計劃的最大投資商嗎?為什麼?」

「必定是運用了家族權力吧!」

「真是的,這裡不是讓大小姐來玩玩的地方,可以拜託她回去嗎?」

「千金大小姐一定不易相處,還是離開一點好。」

種種難聽的話語就好像病毒一樣迅速地蔓延開去,一時間會場的所有人都背對著我們,把我們排擠了出來。

我望向櫻,不知道她有沒有聽見,不過她耳朵那麼靈一定是聽見了。她背對著我,我看不到她的表情,可是看著她落寞的背影,想必是非常難過…

明明她就不是這樣的人,即使是不會做家務,煮的東西都不算好吃,但她都是一個知書識禮的大小姐。她是半妖,論資格都要比在場的任何一個更足以成為審神者,而且她每次出陣都好努力,為什麼……

我在這邊生氣都沒用,還是先帶她離開這裡吧…

「那個,妳手上的書…」

突然在我身後響起了非常開朗的聲音,我們轉過身去,見到一個束著兩條麻花辮的審神者,面帶笑容地站在我們眼前。

其他審神者見狀,又散開得更遠,沒再理會這邊。

那個麻花辮的審神者朝我點點頭,然後越過我,走過去櫻的面前。

「這本書好像是我的,在書的最後一頁的左下角有我的簽名。」

櫻立即翻到最後一頁,上面果然有個………不怎好看的簽名…

「真的!抱歉,這是我在街上撿到的,現在還妳!」

客氣地把櫻遞過去的書推回去,她繼續說:「果然是我上次不小心掉了,還被光忠說教了……這本書就不用還了,我家還有,送妳吧。」

「那怎麼…」

「我是丹妮,妳呢?」

呃…重點來了。

櫻面對這個問題,先是躊躇了一下,然後猶豫地開口:「我叫雛櫻三日月…隨妳喜歡叫我什麼都可以的…」

「那就叫妳小櫻櫻…妳不介意吧?」

櫻明顯愣了一下,正想回應時,遠處又有其他聲音傳來。

「丹妮~~妳要弄多久?快要開始了。」這次是一個束馬尾的女審神者。

「小藍,妳來得正好,我們的桌子還有空位吧?不介意讓他們坐過來吧?」她指了指我和櫻。

叫小藍的審神者滿頭問號地走過來「什麼?又是新朋友嗎?我不介意就是了。但妳有問過人家嗎?」

看來,這位丹妮大人已經不是第一次,而小藍大人都已經習慣了她的隨性。

「呃、我不介意喔,反正我都沒有其他認識的人…」櫻聽到小藍大人的問題,立刻反應過來,趕緊回答。

「妳是新來的嗎?」小藍大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我連忙拉一拉頭頂的布避開她的目光。「抱歉,忘了山姥切都對別人的眼光好敏感。不過妳不像是剛來的新人呀。」

的確不是,她甚至是最早來那一批,只是她一直宅在本丸而已。

「我身體比較弱而且怕生…所以聚會還是頭一次來。」

「原來如此……」小藍大人點了點頭表示明白。「對了,我叫小藍,是忍者家族的人。」

「我是雛櫻三日月…」

「雛櫻家的大小姐嗎?!」小藍大人訝異地掩了掩口。

「呃…嗯。」

「比想像中還要普通呢。」想了想,她再補充說:「感覺就是普通的可愛女生。」

「謝、謝謝!」

忽然,我感到旁邊有一道熟悉的視線,我朝那邊望過去,看到一個我不認識的光忠正注視著我。不自覺地靠近了櫻一點。

「光忠,我們正要回去…」看來應該是丹妮大人的近侍刀。

「丹妮,這位是?」

「在這裡介紹會沒完沒了的,小敏還在等我們,回去再說吧。」幸好有小藍大人在,不然又不知道要在這裡站多久。

我們跟著他們來到了角落的座位,那裡還有一個女審神者在,另外還有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,大概是那位審神者和小藍大人的近侍刀吧。

「丹妮,妳又亂勾搭人家回來?」那位審神者望了我們一眼,然後用質疑的目光望向她。

丹妮大人擺擺手「大家都是朋友嘛,而且她撿到我的書,都是一種緣份。」

然後我看到在場的人都用一種奇怪的目光望著丹妮大人。

「好了!我就說我會小心,不丟東丟西了!」

把抱著頭苦惱的丹妮大人放置,大家把視線放到櫻身上。

面對刷刷刷地望過來的視線,櫻反射性地搶了我的布遮住自己,我一秒按著頭頂的布,不讓她完全拿走。

「兩個都一模一樣的wwww」小藍笑了開來。

等等,櫻妳在本丸時明明不是這樣的!

「那個,她是雛櫻三日月,這位就是小敏了。」小藍介紹道。

稍微安心下來的櫻放開了我的布,朝小敏大人揮了揮手。

「雛櫻家的大小姐嗎?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大人物!」

「欸?!沒有了,我很普通……為什麼大家都是這種反應?」

她們先是對視了一眼,然後小藍開口解釋:「畢竟雛櫻家是出名的大家族,即使未見過妳,只要聽到妳的姓氏都會感到意外吧。」

「原來…」櫻似乎有點沮喪。

「小櫻櫻不用在意別人怎麼看。」剛剛大受打撃的丹妮大人恢復得很快,已經坐了起來。

「丹妮說得沒錯,妳做自己就好,都來到這裡,不管大家的背景是什麼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」小藍大人都發表自己的意見。

「妳們剛剛都聽到了嗎?」

「聽到喔,不過不用理會,無聊。」小敏大人托著腮說道。

她們的氣氛慢慢好起來,除了丹妮大人的反應異常興奮之外,大家似乎都是比較慢熱的人,不多不少地會被丹妮大人影響到就是了。

食物開始被端上來代表著聚會正式開始了。

說起來,其實這種聚會是要做什麼的?

「就是吃吃喝喝聯絡感情、聊聊八掛的聚會,可以結識新的同伴這樣。」小藍大人家的清光和我們的性格都差不多,不過他看起來更有生氣一點,小藍大人應該花了不少心思在他身上。

「你不用太緊張,放輕鬆去享受就好。」來自丹妮大人家光忠的建議,其實只要他不是老是想拿我身上的布去洗,他的確是一個好人來。

不過,這種人多的地方,實在令我難以放鬆…

「對了,來說一下你的主人如何?」

安、安定君?

「什…?」

「這個建議好,雖然對別人家的主人興趣不大。」

那你問來幹嘛,清光?

「不然由我先來都可以…」

「不,丹妮大人的話我們已經聽得夠多了。」

「嗯嗯,這時候就是要給新人機會。」

不知道是不是主人不同,這裡的安定君和清光都非常和睦。

不過,這種機會真的不用…

「快說吧。」

……

……不要一直看著我了!

「說起來,下星期百貨公司大減價,有興趣回去看嗎?」小敏大人提起的話題剛好替我解了圍,清光很快地湊了過去,問:「會有指甲油嗎?我的快用完了。」

「清光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去買喔。」回應的是小藍大人。

「好!」

「等一下,回去是?」櫻打斷了他們,她似乎對小敏大人的話感到好訝異。

「回去現世呀,怎麼了?」小敏大人奇怪地回問。

「…可以…回去嗎?」

櫻的話一出,其他人都愣住了。

最後是由丹妮大人回答她:「當然可以,不然沒有人會同意被送來這裡的…妳不知道嗎?」

痛!

忽然胸口劇烈地痛了一下,我痛苦地摀住胸口,差點沒彎下腰。這一陣痛感好快就消失了,沒其他東西襲擊,那只會是…櫻。

我望向她,只見她一臉驚訝,雖然不明顯,但我仍然感覺到她逐漸變差的情緒。

「山姥切,你面色很差,還好嗎?」突然耳邊傳來光忠的聲音,即使的極力隱藏還是被坐在身邊的他發現了。

「沒事…」我點點頭,並比了個噤聲手勢,不想讓其他人擔心。

「呃、對對,我太久沒回去過都忘了,哈哈…」

櫻她笑著這樣說。

所有人都被她的笑容騙過了,又嘻嘻哈哈地打鬧起來。

除了我。

…到底是發生過什麼事了?難道她真的不知道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的事嗎?

抱著這個疑問,時間好快就過去了。

可能我看上去實在太累,他們後來都沒繼續鬧我,只是隨我在一邊坐著。

「對了,妳有手機嗎?」丹妮大人臨走前向櫻問道。

「手機?」

「不然我聯絡不了妳。」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機,搖了搖。

「可是這裡有電波嗎?」

「嘛,畢竟這個世界比較特別,審神者都是用靈力代替電波來傳遞訊息的。」光忠在旁補充道。

「可是我沒有…」

「給。」丹妮大人的口袋就像無底洞地,不停變出了新的東西出來。

「這個手機?我不能收的。」

「這是我怕會掉了手機而多買的,下星期妳買了新的再還我吧。」

不是我想說,丹妮大人你把兩部手機都放同一個地方不怕一次掉兩部嗎?

「好、好吧,那我先收下了,謝謝妳。」

「不用客氣了,再聯絡吧。」

丹妮大人正打算離開時,櫻突然叫停了她。

「那、那個!」

「?」丹妮大人停下腳步,望了過來。

「…請問…請問…可以跟我做朋友嗎?」櫻幾乎是用叫的叫出來。

「哈哈,妳在說什麼傻話,我們早就是朋友了不是嗎?」

忽然內心溢滿了甜甜的,柔軟的情感…是喜悅之情嗎?

「嗯!」

看著熱淚滿眶地回答丹妮大人的櫻,我懂了。

這是幸福之情才對。

评论
热度(5)
  1. 忍者七瀬瀬瀬♪茶茶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看見不同的人描寫小藍的方式,感覺就看到他們所理解的小藍怎樣的www真的很有趣
2018-04-15